微泡攻略吧

无锡旅游攻略:荡口古镇风景区

荡口古镇
 

  游遍无锡乡下残留的残败破旧的所谓古镇,虽不至于赏心悦目,但在把玩和追忆的心境下,也别有一番滋味了。

 

  走到春江花园,搭乘712路公交车,三十几分钟后就可以到达鹅湖镇,也就是古荡口镇所在地。古时有“金甘露”、“银荡口”之说,二者现在统统划归鹅湖镇了。从地名的变迁,到古迹的修复,国人一直在恶搞。古城的拆掉与重建,当然具有时代的价值和意义;即使地名的变迁,也在求新和怀旧中进行着多向度的重构。

 

  虽然鼻子下面有嘴,近来还是不大愿意问路。游荡在这些古村落中,希望的就是从斑驳的墙面与世俗的乡风乡情中,看到一二略可追忆和怀念的东西,以致不枉行程。虽然有造作的嫌疑,但又有几人能分得清自然和造作的区别。于是,信马由缰,心之所至,景物也就纷至沓来。

 

  从新扬路下车,左拐沿红星路往东二里地左右,就是鹅湖镇南北向的人民路。人民路,也是一个见惯不怪的路名。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人民路,时代的象征和产物,但经久不衰,也许是人民的牛逼吧,但人民真的牛逼过吗?先往南走,一直到一座新修的桥上,可以望见镇东的鹅真荡,似乎没有古镇的迹象。在辗转反侧,往东到镇东侧的圆通寺院,也在维修,就没有进去。旁边有一个藕塘,残破的荷叶,零落地散在湖面上,有些萧飒的感觉。

 

  回到人民路上,往北走。街面上,老店新店参差不齐地交错着,有些氛围,有些感觉。一座高大的欧式建筑映入眼帘,是当地名人王鸿生的故居。曾被日军占领过,又充做过荡口镇的乡公所,近时又是镇文体中心,现在则挂着荡口古镇旅游公司和荡口古镇修复工程管理委员会两个牌子,这也是常见的,两套班子,一套人马,包圆齐活了。据说,这栋高大气派的洋楼,蔡鸿生本人本人并未真正入住,只是在其母亲寿辰时热闹了一番。洋楼较早使用了诸多现代建筑的元素,突破了当地木结构的建筑传统,而碎玻璃饰面、水磨石地面、马赛克贴面、水泥拉毛墙面的使用则是其时非常时髦的了。

荡口古镇
 

  接着往北,过学海路,可以看见一座石桥,叫“人民桥”,两侧有红色檐廊。走上去,首先看见的是桥东侧的残破建筑,屋山墙上挂着一张黄布,其上赫然写着“古镇修复工程”之类的字样,才知这才是荡口古镇的中心地带。桥下的河,名曰“北仓河”,两岸皆是古旧房屋,鳞次栉比,虽然正在拆迁中,但依然无法掩饰其过去的繁华。北仓河,人民桥往东段,北岸叫做团结街,南岸叫做胜利街;桥往西段,北岸叫做进步街。显而易见,这是建国后的街名,原名不知其详,不知古镇修复后,是否恢复前名。这是古迹保护的重大问题,是盲目地回到过去,还是正式历史变迁中的错综复杂与千丝万缕。

 

  胜利街是一条窄小的弄堂,走进去,脚踩青石板路,很是幽深,彷佛若有声。其时,已很少人家,只有街口的弹棉花者还在运作着,不知时隙。有座小石拱桥,上面竟然有只猫,懒洋洋地,眯着眼,似乎在睡觉。穿过桥,就是团结街,还是拆迁后残破的景象,还是有幽深的宅院,木门上都铁锁把门,无法进入。有一处宅院,三四进的样子,墙皮脱落,已然有杂草从墙缝里疯长着。墙壁上游毛主席语录,从房间前的号码上,可以看出后曾充做过仓库。前生今世,谁又能像今人一样随便地幻想着穿越着呢。

 

  走向进步街,地上皆是碎玻璃,屋顶上还传来“咚咚”的拆墙声,翠花很是担心,不敢过。我赶紧拉着翠花穿过,就看见了“华氏义庄”。一个基本轮廓已经修复好的古建筑,开始无法进入,临近返回时才看到开门,就进去参观,只是还没有物品陈设。说起江南这些古村落,总要提出些概念,才能进行修复性开发,比如浙江嘉善西塘长长的廊棚、安徽徽州宏村的牛胃型村庄、江苏苏州木渎的私家园林。即使放到无锡来看,城区已经被现代化改造的面目全非,不中不洋,不古不今;但某些小片区的古村落,也是提出一些概念,惠山古街的祠堂文化、南长街清明桥的运河文化、严家桥的工商文化等。说到荡口古镇,就是义庄文化。

 

  义庄,是中国古代特有的由某一姓氏家族创办的慈善机构。这是为本族做好事的经济实体,一般建在乡村、集镇,故称“义庄”。我国历史上最早的义庄,始于宋代范仲淹在苏州建立的范氏义庄,而无锡的义庄则始于荡口华氏。史载,荡口华氏第二十二世孙华进思,国学生,累积致富,拥有土地2200多亩。乾隆八年,“独置义田一千三百四十亩赡族”,创建义庄。进思无子,侄儿公弼为嗣,乃蘅芳、世芳之五世祖。

 

  公弼继承父志,移建义庄于所居之右,即通常所说的华氏义庄(老义庄)。而新义庄,为清代光绪初年,荡口镇巨族华芬远捐义田两千余亩建立华芬义庄,即以后通称的华氏新义庄。此外,荡口还有徐义庄、钱义庄、襄义庄,因此荡口号称“江南第一义庄”。义庄,一般是为本族贫寒子弟提供助学的地方,如华氏义庄的“果育鸿模小学”;又为本族贫寒之家提供可资接待之处,也可以领取钱粮。

 

  而荡口华氏,则为无锡第一大家族。不仅有古时铜活字印刷代表人华燧、“华太师”华察,还有近代的数学家华蘅芳、华世芳兄弟,杰出的刺绣艺术家华图珊,音乐家华秋萍,养蜂大王、民族实业家华绎之,美术家华君武等。进步街新当里,有华蘅芳故居,还是进不去。

 

  华氏义庄东侧,有一条黄石弄。无锡东北乡黄土塘有一条黄石条铺就的老街,此处的黄石弄虽没有前者有名,但也颇为幽深。走在其中,看着斑驳的墙壁,杂草丛生的屋檐,还有漫步的老人,驻足一望,时光荏苒,恍如隔世,竟不知今日何时,身在何处。

 

  江南地区,河网密织,星罗棋布,吴人“不能一日而废舟楫之用”。前面所说的这些古镇,往往建在河湾港汊之处,交通便利,商业繁盛。荡口即与八千亩水域的鹅真荡毗连,周边河叉密布,土地肥沃利于耕种,又有得天独厚的地理,自然成为一个水路中心的商埠重镇。而今,无锡这些还有些古镇气息的地方,皆位于远离市区的偏僻之地,不知是幸,还应是憾。近三十年来飞速的现代化进程,已经把城区改造掉,城郊也尽是高楼大厦;而此处,竟然遗留下来,真不容易。

本站部分资源收集于网络,纯个人收藏,无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

0
分享到:

评论 0